武逆焚天

第二千九百六十章 吴天自尽

    没有任何思想准备,甚至在这之前,除了吴天的行为显得有些诡异之外,并未发现其他特别之处。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变生肘腋,郑炉一时间都怔在当场。

    也不怪郑炉完全懵在当场,平时像吴天这样的阁主,见到大祭师都唯唯诺诺如同一只鹌鹑般,根本不敢有半点造次。

    除去彼此间悬殊的身份差距,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便是实力上的差距,那简直就是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。吴天现在因为受伤,自身的实力只恢复了五成多,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,恐怕也就勉强达到育气初期的水平。

    而郑炉却是御念期的强者,即使有伤势没有恢复,可双方仍然不可同日而语,甚至郑炉若是想,只需要一个念头,便可以将吴天瞬间碾压成齑粉。

    可是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,郑炉事先没有半点准备,整个人就已经被那铠甲拟兽给包裹在了其中。这拟兽根本未能凝聚成型,甚至就只是铠甲中的阵法之力,向着郑炉笼罩束缚。

    在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,郑炉在片刻的失神后,下意识的发动了反击。因为太过突然,他甚至忘记了动用任何强力的手段,而是抬起脚来直接朝着吴天的下体狠狠踢去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脚,吴天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,甚至他就算是防御,也不可能阻挡住。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沉闷的爆响声在下体处传来,郑炉没有发挥出全力的一脚,却已经直接将吴天下体处的铠甲踢碎,同时连着下腹都一片血肉模糊,这一脚竟然还直接轰入到对方的腹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脚之后,在场大部分人,包括郑炉本人在内,都认为吴天必然被当场击杀掉了。可诡异的是吴天竟然灵气不散,那铠甲中释放的能量仍然紧紧包裹着郑炉,而他在这个时候伸出双手,狠狠的朝着郑炉双肩抓去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这“发疯”的吴天,郑炉心中不禁一紧,尤其是面对那空洞仿佛没有焦点的漆黑眼瞳,下意识的就调动起了自己的裂金炎。

    这在外人看来似乎难以理解,以郑炉的强大,对付一个受伤的吴天,竟然还使用了自己的“人火”裂金炎,这简直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。这就好像一个成年人,明明一个手指头就能将孩童推倒,可是却偏偏用尽全力一脚踹出。

    那温度惊人的裂金炎,顺着双肩释放而出,立刻就朝着吴天双手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在如此高温的灼烧下,吴天竟然仍旧死死的抓住郑炉的肩头。那裂金炎的炙热高温释放,吴天双手上的皮肤和血肉瞬间就焚化成虚无,就连骨骼都在快速的消融着。然而吴天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仍旧没有一丝一毫退缩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后退,反而在这个时候诡异的将身体向前贴上去。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到惊人的一幕,本来有着绝对优势的郑炉,反而流露出了惊惧和慌乱之色,甚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躲避,竟然完全忘记了使用手段将对方击杀。

    其实在外观察的人,根本不知道此时的郑炉,整个人仿佛深陷在泥沼之中,行动起来十分困难,而且不管是灵气还是念力,调动起来都变得十分困难。而这一切,似乎都与吴天调动的铠甲内的阵力有关,那包裹在郑炉身体外的“拟兽”,显然不是正常拟兽的能量。

    吴天快速贴近,最后直接以头狠狠的撞向了郑炉的额头,因为碰撞的力道太大,发出了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只不过这碰撞的过程中,吴天的头颅就像高空落地的西瓜一般,直接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谁能够想到,吴天突然暴起发难所得到的结果,就是以头颅碰撞来自杀。这种怪异的自杀方式,让在场大多数人都愣在当场,可是左风却从当时碰撞的一瞬间,察觉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双方头颅互相碰撞的同时,吴天的脑袋并不是在巨大的碰撞中破碎开,反而好像是在脑子里面蕴含了巨大压力,在发生碰撞之前的刹那自行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双方额头在那个时候,眼看着就已经要贴合在一起,所以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吴天的头是撞碎的一般。

    而让左风觉得诡异的,并不是吴天头颅的自爆,反而是在头颅爆开的刹那,在其头颅之中,有着一颗细微的比起杏核还要略一些的墨色能量球,飞快的冲入到郑炉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吴天释放的铠甲能量包裹下,再加上头颅爆炸时候鲜血与**,这两种红白之物四处飞溅,肉眼根本看不清楚。左风也是动用了念力探查,这才发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变化。

    ‘那黑色的能量球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似乎之前吴天的怪异举动,就是受到它的影响。操控它的肯定就是琳琅无疑,而其目标从一开始就是郑炉。但是这真的可能么,郑炉可是御念期强者,而且已经达到了御念后期啊!’

    对于这种变化,左风已经展开推断,可是就连他自己都在怀疑这种判断,到底有几分可信性。那黑色的能量球,显然是针对于灵魂和念海的一种手段,可是达到炼神期的武者念海有多么强大,左风心中是有数的,哪里会轻易受到干扰和影响。

    在左风心中充满疑惑和各种猜测之时,周围又再一次安静下来,在场所有人,在这个时候都瞪大了双眼,紧紧的盯着那悬浮于空中一动不动的郑炉。

    那吴天的脑袋爆炸后,鲜血和**喷溅了郑炉的一头一脸,那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。整个人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仿佛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“自杀”,而搞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此时的左风却是悄悄的望向琳琅,这个在此时没有谁注意到的人,而在左风的判断中,他才是眼前变化的幕后之手。

    当左风看向琳琅的瞬间,就已经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因为那十名身穿黑色铠甲的武者,此时正悄悄的围绕在琳琅的周围,将其整个人严密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而身在重重保护中的琳琅,整个人却仿佛处在一种放空自我的状态下,甚至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若有若无。而左风的念力,此刻是可以感知到,琳琅与郑炉之间已然达成了某种微妙的联系,相信就是之前钻入到郑炉脑子里的黑色能量球,帮助琳琅实现的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琥珀轻轻的靠近左风,压低了声音询问道。

    左风目不转睛的盯着琳琅,同时以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这手段应该与千幻教尸鬼堂的控傀之法有关,现在的琳琅应该在试图与郑炉建立某种特殊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控傀!难不成琳琅还打算控制郑炉?这不太可能吧,要知道琳琅也不过育气期的实力,郑炉可是御念期啊,中间可不仅仅是差了两阶,而且还有炼神期这个鸿沟,双方精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啊!”

    对于左风的判断,琥珀这一次也抱有怀疑,毕竟这样的事太过违反常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左风却也是迟疑着说道:“我也不敢肯定,只是这与当初我见到甘罗控傀的时候有些相似。但是我相信,现在的郑炉的情况绝对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我们是否要,趁着这个机会冲出去?”

    听到琥珀的提议后,左风也不禁眼神微微一动,可是再仔细思考后,左风最终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现在虽然情况特殊,可是受到影响的应该就只有郑炉和琳琅,其他武者都还在默默的观望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不论哪一方人,如果一旦有所动作,肯定都会遭到围攻。此时若冒然出手,反而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在说话的同时,左风转头朝着身后左家村的众人望去,其实对于琥珀的提议,他何尝不知道这是个绝佳的机会。凭借自己的手段,和身边的力量,若只是他们几个突围机会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可在自己身后还有左家村的一众老,这其中还有一大批人,甚至连修为都没有普通人。如果要带着这些人一起向外闯,所有人都葬送在这里恐怕是唯一的结果。

    在左风和琥珀默默讨论的时候,琳鹄和伯卡两人也在悄悄的讨论着。刚刚郑炉与琳智、力狂和琳琅的交谈,他们听的清清楚楚,对他们几个人的处理也都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琳琅等人是首要的目标,他们几个的结果也绝不乐观,甚至还有可能会牵连到自己的家族。到现在他们“羊肉没吃到,反而惹来一身骚”,他们现在也开始感到后悔了,趁着郑炉此时情况特殊之际,他们也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在讨论的过程中,琳鹄和伯卡两人曾经将目光投向左风,显然他们到了这个时候仍然不想要放弃。可是当看到左风身边的几个伙伴,尤其是那两只妖兽,以及那只半化形的雷夜后,也只能无奈的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擒拿左风的想法,在强大的战力面前,他们也不得不放弃。甚至若不是琳琅和郑炉等人来到,他们几个根本没有战胜左风等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呃,呃呃……”

    恰在这个时候,那久久不曾有动静的郑炉,突然间喉咙轻轻的滚动着,自其中发出一种极为怪异的声音,好似野兽在喘息一般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快捷键[右箭头:下一页][左箭头:上一页][回车:返回目录]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武逆焚天目录
推荐阅读:食戟的左卫门 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漫威世界的咸鱼 速效救星 垂钓诸天 透视贴心高手 武战苍穹 路过漫威的骑士 神道仙游传

瑞玉阁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2014-2019 瑞玉阁https://www.ruiyuge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